本篇文章1094字,讀完約3分鐘

可以訪問采訪記錄:

我寫的只是為了把我分裂成大多數人

回答者:盛可

訪問者:嚴彬

回答時間:/4/26

盛可,70后,湖南益陽人。 1994年定居深圳。 2002年開始小說創作,有《北妹》、《水乳》、《道德頌》、《死亡的激活》等6部長篇小說,還有《好》、《給你留一個房間》等多部中短篇小說集。 作品是翻譯多個文案出版發行的。 我獲得了很多獎。 被認為是中國現代最優秀的女作家之一。 她的作品以語言風格激烈,熱衷于語音實驗,涵蓋感情和社會行業,敏銳的注意和冷酷的寫作而聞名。

“熟悉我作品的人會注意到我很少有這么溫暖的觸摸。 這可能是家鄉的疾病帶來的”

問:第一個問題是我想談談我作為網友和你相遇的事情。 和作家作品的相遇也經常和和戀人的相遇一樣,是戀愛,可以一見鐘情。 前年左右,我在某期《人民文學》上讀了你的短篇小說《漁夫說》,那時我覺得完全被這個叫《盛可》的作者俘獲了。 那純粹的敘事詩和語言特色,生命體驗,很快讓你的作品設定在現代文學中的一流水平。 這可能和我們在同鄉,生長在水土豐富的地方有關。 這部作品中表現出的湖區生活中帶有粘性的生死氣息,包括其離不開以前流傳下來的生活,作品對屬于湖區的漁民(包括父女關系)命運的結構和追究,讓我喜歡。 這種類型的創作在你前后的創作中很少見到。 2002年寫的“上墳”就是一個例子,但不典型。 你和網友的關系,關于家鄉的文章,還有為什么不忠于它?

答:經常收到網友的反饋,有些網友能正確地拉伸作品的表現,而且敏銳地感受到作者的心,就像在茫茫人海中,多了一個知己,讓人感動。

《漁夫說》是敘事詩獨特的短篇,從孩子的角度審視大人的世界,其中有對父愛的渴望和想象,以及對故鄉和童年的回憶。 熟悉我作品的人會發現我有這么溫暖的觸摸。 這可能是家鄉的病帶來的。 現在哪個湖,荷塘幾乎消失了,剩下的嚴重污染。

家鄉是我文學的發源地,一直是我創作的源泉,取之不盡的寶藏。 我寫了很多家鄉人,他們幾乎進入了我所有的作品。 比如《北妹》中的錢紅,《道德贊》中的旨邑,短篇小說中的主人公很多。 但是,他們有的進入了城市,有的在鄉下。 鄉下的生活是燉菜,打開鍋什么都能聞到,什么都能看到。 我可能會在其中一味地開始故事。 比如在鄉下的葬禮上,看到對葬禮有無限熱情的智力障礙,構思了短篇《香燭先生》。 我想進入這個智障的內心世界,他新增了弟弟,失去母愛后,因嫉妒而變得邪惡。 這幾乎是人自我保護的本能。

如果寫作需要忠于什么,那也忠于自己。 我只寫能打動我心的東西,就像踩了地雷一樣,寫爆炸和死傷者。

1 2 3 4 5 6 下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

標題:“盛可以訪談錄:我寫作,為了讓我分裂成大多數人”

地址:http://www.intimep.com/lyjy/22013.html